顶部菜单
  • 注册
  • 登录
  • 招商
  • 公司简介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新闻中心
    文章正文
    春节记忆
   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2-12-0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    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往年,每到春节,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人们兴高采烈,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。

      自小生活在农村,经历过原汁原味的中国年。祭祖先,贴对联,收压岁钱,吃团圆饭,放鞭炮,逛庙会,挑灯笼,闹元宵……在丰富多彩的年俗活动中,我跨过了一年又一年。

      小时候十分渴望过年,因为过年可以吃好吃的、穿新衣服,可以参与各种庆祝活动,可以见识很多新鲜的玩意儿。当然对于我们男孩子而言,过年最具有吸引力的莫过于放鞭炮。当眼明手快将捻线点燃安全撤离,当炮仗猛然发出咚咚炸响,那种冒险的刺激让我们感到十分过瘾痛快。

      大人们平常对于孩童玩火是坚决的,但春节却是个例外。于是乎,房前屋后,院落街巷,都成了我们放鞭炮的乐园。

      我小时候物资短缺,村民收入低,家家户户也就买个三五挂鞭炮应应景,而且每一挂炮仗也就100或者200响。奶奶那时经常对我们唠叨:“那几挂鞭炮不能乱放,要有计划,除夕一挂,初一一挂,初三一挂,初五一挂,十五一挂。放鞭炮是有讲究的,有的是迎神,有的是送祖,有的是迎新,有的是收尾。”拆掉包装纸,挑着长竹竿,绑好鞭炮,点燃捻线,快速远离,我和弟弟配合默契。欢快富有节奏的鞭炮声在小院缭绕盘旋,家人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      一挂鞭炮很快放完了,炮屑落满庭院。奶奶不让家人打扫,又说是有讲究,第二日才可以打扫的。我和弟弟便蹲下身子,在碎红纸屑里寻找没点响的炮仗。我们将这些“哑炮”仔细挑出,依次掰开,里面的黑火药赫然在目。用火柴点燃它们,“哑炮”就会滋溜喷出一串火花。捡完家里的“哑炮”,再到外面村路上捡,村里的很多小孩也和我们一样,弯腰在鞭炮屑里翻翻捡捡。

      又过了几年,村民的日子渐渐变好,过年采购的鞭炮数量和种类日益增多。小挂一二百响鞭炮渐渐退出历史舞台,大家都买大挂300、500、1000、2000响的鞭炮。有一种炮仗当时很流行,叫做“二踢脚”,又叫“双响炮”。将其点燃,首先听到一声炮响,一半炮身被炸到半空后又再次发出爆响。当时一些年纪较大的孩子常常将其捏在手里点燃,有的坦然自若,有的战战兢兢,表情神态丰富之极。那时常见卖“摔炮”的人在村里走动叫卖,他们脖子上挂着一个褪色的帆布包,边走边扔出“摔炮”,一路啪啪作响招揽生意。“摔炮”价格不贵,一角钱可以买七八个。“摔炮”大多是私人生产,安全系数一般。危险与快乐同在,我们不太在乎这些,依旧我行我素,走走摔摔,乐此不疲。

      有一种叫做“电光炮”的炮仗让我记忆深刻。“电光炮”比一般鞭炮大一些,里面是银粉似的火药,在燃放时会发出蓝色的闪光,并伴有震耳的巨响。“电光炮”火捻子长,燃烧速度均匀,很好掌控。那一年我买了一挂“电光炮”,拆下来一个个燃放。我将炮仗东扔西扔,啪啪的巨响在院落里回荡。鸡鸭被炮声吓得瑟瑟发抖,过路的人被炮声吓得哇哇大叫,我心里得意极了。

      再后来,烟花爆竹的种类更丰富了,鞭炮声将除夕夜变成欢乐的海洋。“大地红”“钻天猴”“火流星”“震天雷”“彩珠筒”“小蜜蜂”……鞭炮声声,烟花璀璨,如天堂流瀑,如银蛇狂舞,如天女散花。鞭炮声是奔放的狂想曲,是激情的交响乐,是新年最动人的华章。在鞭炮声里人们幸福微笑,祈福祝愿,此时真乃“火树银花不夜天,万家欢乐庆团圆”!

     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,如今我们为了生活环境的美好和谐,已经不放烟花爆竹了。但我并不感到遗憾,时代在进步,庆祝新年的方式也在迭代更新,我童年记忆里的新年,更将成为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线!

    脚注信息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5 奇亿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